NEWS INFORMATION

新聞中心

互聯網下半場的主角:To B服務的崛起

2019-04-11返回列表


1

隻要盯住巨頭在做什麼、追趕什麼,就能描繪互聯網行業風起雲湧、潮漲潮落的晴雨表。

上個十年,百度、阿裡巴巴、騰訊三家互聯網公司起步沒多久。彼時正值中國互聯網剛剛開始鋪平發展的道路,這三家公司乘着人口紅利之風順利地進入To C的黃金時代,短短十年,就以BAT的名義成為了中國互聯網“三劍客”。

時間到了2019年,中國互聯網已經進入了下半場的“風口争奪戰”之中。企業服務、大數據、人工智能被認為是互聯網下半場的關鍵詞。

根據GPLP犀牛财經的統計,2018 年我國新經濟領域獲投數量 TOP3 的行業分别為企業服務、硬件、醫療健康領域。縱觀 5 年融資數量的變化,上述三大領域的融資數量所占當年全部融資的比重是節節攀升的。

To B端的企業級服務市場,終于又迎來了市場的目光。資本投資熱門标的正在從 C 端轉向 B 端,從模式創新轉向了技術創新。

金沙江創投董事總經理朱嘯虎說,現在中國互聯網到了下半場,開始進入企業服務的紅利了。

2

美團點評聯合創始人王慧文曾在2013年的時候做了這樣一件事——他把美國科技業的公司和中國的公司拉了一個名單,試圖從中尋找出在美國已經很厲害了但在中國還沒有被真正做起來的産業。他發現了Salesforce,Workday,Oracle。

“他們基本占據科技業的另外一半……但是我們把這個放到中國來看的話,to B的公司居然找不到,基本上找不到,有活着的,但是活得很慘。”在一次内部講話中,王慧文抛出了一個問題:為什麼中國這些to B的企業活得這麼慘呢?

的确,中國互聯網的上一個十年是關于用戶端(C端)的十年,人口紅利、消費紅利讓各種商業模式創新迅速成長起來,消費級業務無論是盈利效果、創新難度還是企業品牌塑造都明顯優于企業級服務。

與此同時,上一個十年,水大魚大,依靠市場紅利,業務的驅動并非步履維艱,企業對于提高效率的新工具、新方法的采用意願并不高。那些昂貴的、短期效果不顯著的企業服務自然也不好賣。

百度李彥宏曾經在百度聯盟大會上曾指出,過去中國勞動力成本很低,使用企業級軟件的效應并沒有起來,另外,很多傳統企業的老闆并不用電腦,不會用PC提升效率。更何況,中國企業對于數據的安全性顧慮更多的,而美國數據立法相對成熟,對于企業服務類應用的數據安全性信任程度比中國高。老牌企業服務公司用友、金蝶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裡都不是聚光燈的所在,曾在2014、15年享受到資本“泡沫”的SaaS風口也沒有真正地起飛,在中國誕生一家類似SAP、Oracle一樣專注服務企業端(B端)的偉大公司,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不過現在,時機似乎到了。

3

百度是BAT中最有to B氣質的,其大部分營收也來自B端。定位為AI公司的百度,更多地會為企業提供無人駕駛汽車的、雲的、整個AI應用生态平台的人工智能解決方案。具體來看,百度未來的三個主要發展方向都是非常to B的:

第一,Apollo無人駕駛汽車生态。Apollo計劃,是針對汽車行業的自動駕駛開放平台。阿波羅平台包括一套完整的軟硬件和服務體系,包括車輛平台、硬件平台、軟件平台、雲端數據服務等四大部分。這些都是To B的業務。百度與金龍客車合作的、搭載了百度Apollo自動駕駛解決方案系統的全球首款L4級自動駕駛巴士“阿波龍”已經量産下線。同時,百度在“車”方面的企業級合作夥伴還包括戴姆勒、福特、博世、NVIDIA、Intel、BlackBerry等。百度是一個供給端的平台,向包括運營商、汽車服務廠商、整車廠商、零部件廠商、芯片廠商等等在内的合作夥伴們提供“車”相關的服務。

第二,DuerOS度秘。一直以來,度秘被理解為人機對話的接口,用來“喚醒萬物”,但如果往深了看,DuerOS是目前中國唯一一個從硬件到框架,再到平台、開發生态、生态應用系統、終端硬件全覆蓋的AI應用生态平台。這使得DuerOS的生态接入的吸納性更高,能解決很多場景問題。比如,在洲際酒店的“小度智慧客房”中。客人可以通過語音控制客房設備、播放音樂、詢問天氣、檢索信息。AI時代,高端酒店正在借助新一代人機交互方式提升用戶體驗。

第三,ABC雲。2017年,百度雲推出了ABC戰略,即AI人工智能、Big Data大數據、Cloud Computing雲計算。在李彥宏看來,百度的“雲”和其他傳統的“雲”服務是不一樣的,它在每一個行業的應用都有智能的因素在裡面。現在百度雲的行業版圖已經覆蓋了農業、工業制造業、金融服務業等領域,不光是簡單地存儲數據,而是通過AI能力為企業提供解決實際問題的解決方案。

簡言之,百度的“B計劃”是以AI切入,服務B端的每一個方面。

4

2B是流淌在阿裡血液中的基因,B2B事業群已經在中小企業服務裡紮根了18年,其主營業務包括:跨境B2C平台速賣通、中國内貿B2B平台1688、海外B2B平台國際站和農村淘寶等。雖然阿裡後來憑借淘寶、支付寶在C端走向巅峰,一度讓人有些忽略阿裡2B的實力。

但阿裡雲、釘釘、螞蟻金服、菜鳥網絡等新兵崛起,讓阿裡B2B故事有了不一樣的筆觸。阿裡B2B業務也發生了本質的變化。阿裡是BAT中第一個提出做雲計算業務的:2008年确定雲計算戰略,2009年成立阿裡雲公司。2018杭州·雲栖大會上,阿裡雲宣布成立全球交付中心,海公布了新一代雲計算操作系統飛天2.0。

在2018年8月阿裡巴巴公布的2019财年第一季度财報中,阿裡雲營收46.98億元,為全球第三大IaaS服務提供商。阿裡巴巴在SaaS服務領域的“釘釘”則是在SaaS的新戰場上。2014年阿裡的“來往”在C端社交市場上全面潰敗,團隊轉向企業服務市場,打造釘釘,争奪企業級市場的“入口”。2015年1月16日,釘釘發布1.0版本,DING功能上線。到今年3月31日,已有超過700萬家企業組織在使用釘釘,注冊用戶過億。

2018年阿裡巴巴投資者大會上,剛接任不久的張勇将阿裡描述為“正在從新零售進入新制造的初期階段”,打算利用大數據、雲計算和物聯網去實現按需定制,圍繞市場和消費者的需求從B2C走向C2B。這離不開阿裡已經建立起的2B服務生态,新技術、新制造、新金融、新零售、新能源将引領阿裡未來三十年的發展。

從市場環境來看,互聯網下半場需要新的驅動力。正如美團王興所言:“下一波中國互聯網如果想回暖的話,一個非常重要的方向是供應鍊和2B行業的創新。”

5

2016年深圳IT領袖峰會上,馬化騰對To B業務還持遲疑态度。他提到,“中國的企業級移動應用服務市場,和國外比發展會慢很多。十年前就是三大目标之一,但是很失望,這個市場十多年過去了還是不容易做。”從行業價值來看,馬化騰稱,“我們更看重大網。企業市場做肯定做,但維度和量級不是一個層面上的”。

時間來到2018年9月30日,騰訊宣布新一輪的戰略升級,重要動作之一是整合成立雲與智慧産業事業群CSIG。CSIG以騰訊雲為根基,整合了醫療、出行、教育等産業平台,集中了騰訊在安全、AI、LBS等領域的技術力量,将重點聚焦在To B(企業)、To G(政府)業務上。盡管騰訊總是被質疑to B業務能力,沒有阿裡的銷售鐵軍,C端經驗不适合B端,部門牆數據牆很厚,數據丢失事件造成巨大負面影響等等,但它始終還是邁出了這一步,to B已經被列為公開的重點,是騰訊轉型産業互聯網的重地。

與阿裡雲相比,騰訊雲起步較晚,但依托遊戲、視頻領域的深耕,騰訊雲也快速占據一席之地。如此一來,阿裡與騰訊在to B業務上的競争更加直接了——阿裡雲vs騰訊雲,釘釘vs企業微信。在剛剛過去的9月,釘釘和企業微信分别與OA市場的龍頭公司藍淩、泛微達成深度的合作,行業内深感A

在BAT之外,很多看似完全to C的互聯網公司都在B端有所布局。比如今日頭條,企業服務竟然是其頭條投資第二多的領域人們熟知的一些明星項目,例如堅果雲、石墨文檔、Tower等,今日頭條都有所投資。京東在企業服務領域一共有超過20筆投資,包括甄雲信息、EasyStack、通天曉軟件、淩雄租賃、加推科技等等,最近京東雲還發布了“醫療健康戰略”,想要做醫療行業的基礎設施,推動醫療信息化。

GPLP犀牛财經注意到,企業服務也是一個全球流行的生意。

從全球來看,全球市值50億美金以上企業大概有1500家,對比中美兩大經濟體,行業頂端的大公司幾乎都是1:1配比。

在互聯網行業,美國有谷歌、亞馬遜、FACEBOOK,中國有阿裡巴巴、騰訊,而且市值都在5000億美金以上。在能源行業,美國有埃克森美孚、雪弗龍,中國有中石化、中石油以及國家電網。房地産、銀行等各個行業也是如此。而To B行業,美國除了有SAP、IBM市值超千億美金企業外,超50億美金的企業還有500多家,而中國隻有三家。

所以說,國内To B的企業服務市場仍然是一片藍海,未來将會有更多的創業者參與角逐。

在GPLP犀牛财經看來,未來B市場的格局更有可能是BAT繼續占領大部分市場,提供基礎設施服務,而其他公司則可以選擇垂直領域提供更多個性化的服務。畢竟在全球市場上,除了微軟、甲骨文等to B巨頭,也有很多優秀的“小”公司,比如Slack、Tanium、Sprinklr、AppNexus等等。

(注明:本文來源于各個網絡平台,所有權歸屬原作者,如涉及侵權,請聯系删除。)


©dot行情 魯ICP備13028828号-7 魯公網安備37021202000108号 許可證号:B1.B2-20171342